《差佬的故事》 788 戴罪立功?

“叮。”

“您的蓝色宝箱减一!”

“您损失一个属性点!”

李警官站在走廊对面,小声嘟囔出一段自动配音,眼睁睁看着一个蓝色宝箱消失。

他很委屈,真的很委屈……

没想到,自己忙活一场,打出的一个蓝色宝箱,就这样给人摸走了?

虽然,一个蓝色宝箱对他来说没有太大影响,但是,赵建国的动作也太自然了吧?

轻轻一个弯腰,就偷走一个属性点。

看起来就好像不是他偷走的一样!

李少泽想找机会骂骂赵sir都不行,因为,赵sir是在做正事嘛......

“李sir。”

“您说什么?”

赵建国在耳麦中听见隐约的声音,手中拿着qiāng械,抬头望向对面的长官。

“没事。”

“您先做事,我继续追贼。”

李少泽远远瞥他一眼,反身沖向楼上,準备把最后一个小贼逮住再说。

算了算了,那个属性点就当给下属的奖励吧。

跟着前任长官勤勤恳恳那么多年,也没见你捞什么好处。

我就大方一回,让点好处给你捞捞。

赵建国察觉到长官眼神当中似有深意,浑身打起一个冷颤,仔细想想,自己没做什么错事啊?

“嘶。”

“为什么被长官瞪了,我还这么爽?”

赵建国握着qiāng柄,感觉体内涌过一阵暖流,脑袋瞬间精神很多。

身体彷彿是在获得新的潜力,每一条神经都在发出愉悦感。

不行,不行,长官瞪他。

他必须摆出一幅老实人的样子。

赵建国面色一板,但是眉宇间的喜色,还是无法藏下去。

该死的老实人!

李少泽咬牙追兇,单手搭着扶手,几乎是两三个跳步,就能跨越一层楼梯。

跟在身后的刑事部警员们,眨眼间便被甩在后头,根本追不上长官的节奏。

整座福宁大厦只有二十八层,真正跑起来不用两分钟。

陶成邦早就跑到顶层,但是他马上发现天台外面,也有警员正在守株待兔。

于是,他略做思索后,咬咬牙,藏在顶层旁边的一个储物室内。

“哒哒哒。”

李少泽稳健有力的脚步声从底下传来,一双眼睛藏在木门后面,悄然观察外面的情况。

“长官。”

李少泽看见天台的铁门没有开启,听见侧面的声音后,转头一瞪,冲进储物间中。

陶成邦表情一愣,连连后退,却没想到还被对方倾注,一个过肩摔,狠狠的砸在地上。

“啪嗒。”

后腰一阵骨裂的声音传来,陶成邦双目欲裂,咬破嘴唇都不敢发出一点吼叫。

“呵,你找我做咩啊?”

李少泽轻轻捏着对方的手臂,伸出右手拍拍他脸蛋笑问道。

至于刚刚那一摔,他根本没有下狠手,只是给陶成邦一点点教训,顺便问问这家伙找他干嘛。

不过,摔完之后真爽啊。

特别是骨裂的声音,非常的悦耳,完全可以当蓝色宝箱没有出现过……

“长官,我要爆料,我要爆料!”

陶成邦声音有些嘶哑,一手扶着后腰,急急忙忙的说道。

他在发现天台有警察的时候,便知道逃不掉了。于是,想了想,决定给李sir爆一个猛料,乞求长官放他一马。

李少泽带着坏笑讲道:“说吧,够猛的话,我就对你温柔点。”

“啪哥,是啪哥!”

“曹楠的兄弟,他在四天前刚刚出狱,上午的时候联繫我,準备干一票大的。”

陶成邦果然有点东西,马上抖落出一个关键人物。

李少泽表情变得认真,想要确定一下真伪,直接询问道:“为什么找你,不找曹楠?”

“他出狱的时候,计划已经开始,按照规矩不能加人。”

“于是,他决定再干一票,今天联繫曹楠被拒绝,他才想来联繫我。”

曹楠那家伙在见过李少泽之后,满心只想着跑路回内地,怎么可能再跟“啪哥”当一票?

嫌命多啊!

陶成邦作为港岛本地人,又是信得过的兄弟,专业开车的司机。能打又能做事,啪哥找他倒是很正常。

“你答应了?”

李少泽眉头一挑,陶成邦点点头道:“答应了。”

他没想到这家伙的野心倒是很大,刚刚赚完一票,马上有接下一单。

怎么说?急着结婚啊!

李少泽送他的手臂,拍拍他的肩膀笑道:“答应的好。”

“说吧,什么要求。”

陶成邦的表面,摆明是要帮他做线人,反咬一口“啪哥”,戴罪立功嘛。

不过,有人帮忙潜进去做卧底,对于李sir来说再好不过。

虽然,东区抢劫案已经结束,但是,案子办的并不完美。接下来,能够再搞定一个“啪哥”,相信陆sir应该会很开心,也能交出一张满意的答卷。

李sir越想越觉得他想kǎo shì zuò bì的qiāng手,不仅自己作弊,还喜欢帮别人作弊……

陶成邦忍痛从地上爬起身,松出一口气道:“放我走。”

“地下有一辆钱车是我的,里面有两千万,把车,把钱给我留下。”

李少泽跳跳眉头,伸出手道:“没问题。”

“两千万我给你,不过赃款一分钱都不能少。”

“等到啪哥他们被抓的时候,会有钱打到你账上。”

陶成邦目光闪动,知道面前站着的人是谁,应该不会讹他五千万:“好,钥匙给你。”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皇冠车的钥匙,轻轻放在李少泽手中:“我可以走了?”

李少泽点点头,捏着耳麦讲道:“罪犯爬水管走了,天台的伙计去b座堵截。”

“yes,sir。”

一直在天台顶端严阵以待的九龙警员,收到消息后,马上转身从b座的出口跑去。

a座的楼底下,隐隐也传来刑事部伙计们的声音。

“走吧。”

李少泽收回眼神,手里把玩的钥匙。陶成邦则是毫不犹豫的转身冲出木门,看见天台没人后,深吸一口气,从福宁大厦的楼顶快步跳出,落在对面一栋大楼的屋檐上。

跳来跳去的演港片呀?

不知道,陶成邦回家之后,到底会断几根骨头。

李少泽笑了笑,伙计们已经到达门外,把疑惑的目光看向他:“长官!”

“别追了。”

李少泽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更不需要解释,甩下一句话后,反身便走下楼梯。

“呼呼呼。”伙计们爬的满身大汗,互相对视一眼,只能继续跟李sir下楼。

唉,爬楼这种事情,爬个七八层还好。越往上爬,消耗越大。

伙计们扛着装备上场,爬楼的速度其实并不慢。

好在,下楼没有地心引力,伙计们倒是还有力气,听长官的话折腾。

李少泽刚走下两层,正好碰见迎面赶来支援的赵建国:“李sir,我们在罪犯身上搜到两把车钥匙。”

“我也有一把。”

李少泽把手中的车钥匙抛给他笑道:“这是三辆贼车,每辆车后面有两千万,一共是六千万。”

赵建国接过车钥匙,眼睛亮起叫到:“是赃款?”

“把伙计们留下来清理现场,你带两个人跟我去曹楠公司和家里,看看还能刮出多少钱。”

虽然,这笔赃款可能洗过,两亿多的数目,洗成一亿不到。但是能追回多少算多少,怎么样都得儘力去做。剩下那一部分烧毁、洗走的钞票,保险公司会理赔给银行。

很快,伙计们便开始清理现场,再把三辆贼车开回警署,把银行的会计叫来清点钞票。

半个小时后,李少泽带着赵建国查封曹楠在港岛注册的贸易公司,并且在公司金库里面,搜索出五千万的港币现金。

清点完毕后,总共追回一亿一千两百万港币。

……

翌日。

刑事部。

李少泽站在办公区一边吃早餐,一边询问银行的钱款交割事项。

毕竟,手底下做事的人很多,他一个部门负责人没必要留下数钱吧?何况,那么点钱数着也不尽兴啊。

于是,李sir昨天早早收工回家,现在才来跟赵建国了解情况。

得知钱款已经被滙丰银行连夜送走后,他点了点头,忽然听间陆明华的喊声:“李sir,多谢。”

李少泽回过头,看见一个穿着名牌西装,右手吊着绷带的家伙,正在自以为的装帅。

打招呼就打招呼,笑着摸鼻子干嘛?

要不是看在他官大,李少泽早就一眼瞪过去了。

“华仔,你怎么出院了?”

李sir笑了笑,上前给了陆明华一个拥抱,只听陆明华满脸感慨道:“曹楠都被你干掉了,我当然要早点出院。”

“说好等我的嘛,才一天过去就结束了?”

陆明华其实也有点惊诧,提早出院无非就是身体没有大碍,想要来领功劳的。

至于,手臂的骨折,没有一两个月,肯定是没法完全恢复。

“嘿嘿。”

“我的牙口够好吧?”

李少泽坐在办公桌上,满脸得意,準备问问陆sir要喝什么。

陆sir则是啧啧歎道:“你吃起胡建人来真快,等都不等我。”

“放心啦,还有一场好戏在等你。”

李少泽故作神秘的低下头,跟着陆明华耳语两句后,陆sir的笑容逐渐展开,最后哈哈大笑道:“多谢啦,阿泽。”

“这次全靠你帮忙,改天得空饮茶!”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差佬的故事 倒序 正序

《差佬的故事》本章换源阅读
X